欽翼ㄦ

大家安安,這兒是欽翼ㄦ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瓶邪]《許你一個》,817靜候靈歸賀文+七夕賀文

吳邪穿著夾腳拖在海灘上晃了晃,晃到後來他才發現一起來海灘的小哥不見了。

「欸張起靈你在哪?小哥?」,吳邪喊了喊,見沒人回答,他也不以為意,反正小哥也不會被綁架怕什麼。

他疊沙堡疊了一疊又一疊仍不見小哥回來。
「這個小哥咋了啊,該不會被綁架了?」

吳邪有點不耐煩的推了推被塑成城堡的沙堆,拍了拍屁股的沙粒,起身找到了帶來的手電筒。

周圍突然暗了下來,「臥操,周圍的路燈呢?」,吳邪很是悲壯的打開手電筒照了照。

這個海灘如果是白天是很多人玩水的首選,因為這海灘有很多大小不一的石窟,聽說找到某個裏頭佈滿閃閃發亮的石壁的人能和愛人長長久久,但是現在已經晚上十一點了,就算有人也是那些小情侶,而且也沒有人會這麼晚出現在這兒,所以周圍除了自己的手電筒根本沒有光。

吳邪一不作二不休的沿著海灘走,那個動人的愛情故事他聽過,就跟睡前故事一樣不知道聽了多少次。

如果可以亂晃然後找到那個石窟也挺好的,吳邪心想。

吳邪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遠,就當他想回旅館休息等小哥的時候他餘光瞄到了在海灘的另一邊有微微的火光。
「?」,那是什麼?該不會是那個石窟?


「這......真的是啊」,吳邪望著佈滿閃亮亮的石窟。他靠著石壁坐在地上,真美,吳邪心想。
「小哥......要是我們沒分開那十年,那我們現在在做什麼?認識超過十年,卻沒有一起來過海邊......」,這十年他也累得夠嗆了,一邊處理吳家一邊找尋小哥的行蹤。


「找到你了,第三天,我們在一起第三天了⋯⋯好睏」,吳邪也不知道怎麼了說著說著就睏的睡著了。
「吳邪!吳邪。」,模糊的人影在吳邪的眼裏慢慢的變清晰。
啊,是小哥,好不真實。吳邪心想。

「吳邪,今天七夕,對吧?」,張起靈看像石窟外頭的星空,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轉頭說。
「是呀,七夕,相隔兩地的兩人相見的日子」,吳邪說。就像我們一樣,相隔杭州和長白山。
「小哥,我覺得好不真實,我們都熬過十年了,相見了」,吳邪撿著從石壁上掉下來的碎石。

「吳邪,七夕......該怎麼說?」,張起靈的摸了摸吳邪的褐色捲髮道。
「什麼呀?你說要怎麼慶祝嗎?」,吳邪遞了一個碎石給張起靈。「我們不能慶祝七夕吧,我們不是情人」,我們不是情人......我們不是,我們是朋友,我們只能是朋友!
「我們只是朋友」,只是......

聽完這段話的張起靈,眼中露出微微的厭煩,一步一步的把蹲在地上的吳邪拉了起來,靠在石壁上。
「如果,我說不要做朋友呢?」,張起靈用低音問著。
「哈哈,小哥我們只是......唔!」,張起靈用薄唇堵住接下來的話。「七夕快樂,我的吳邪,我的.....你!」,吳邪在糾纏的舌尖上狠狠的咬了一口。混著血絲的唾液從唇邊溢了出來。
「別開玩笑了!」,我們怎麼能是愛人,這輩子我們只能是哥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你知道我為什麼能出青銅門嗎?」,張起靈摟著被自己弄到腳軟的吳邪。「因為我認清我的終極,我的終極就是你」
「你說不要忘記你,我做到了」,其實張起靈那面癱的臉下也是著急的。
「那你能許我一個承諾嗎?」,吳邪不穩的推開眼前的男人道。
「這輩子,到我老,到我失憶,都不會離開」張起靈,你做到嗎?你可以許一個承諾給我嗎。

「好」
「我愛你,我守護十年的天真」
啊,這個男人的嗓音總是能讓人沉淪,好像被溫水包覆一樣,好舒服好溫暖。



「張起靈,你在幹嘛!離開我的屁股!」
「吳邪⋯⋯這裏沒有人,下面漲」
「夠了,你過來,小爺用手幫你」吳邪紅著臉說。
「不要,我要後面的,嗯⋯⋯好嗎?」
吳邪沒力氣再抵抗什麼只好把自己的第一次就這麼給丟了。

「睡吧,我在」,不知道過了多久,吳邪半闔著眼趴在自家男人的胸膛上。


我的天真無邪,我回來了,不會再離開了。
這次是真實的,不再是夢了。
只要我在,你就不用受到任何傷害。
我許你,許你一輩子,天真無邪。


「七夕快樂」